Life is struggle.

直到昨天為止,紐西蘭在世界上都顯得與眾不同。自從 6 月 18 日進入 Alert Level 1 以來,紐西蘭境內已經沒有任何針對 COVID-19 的防疫措施[1]。沒有外出限制,沒有限聚令,沒有人戴口罩,沒有社交距離⋯⋯連續 102 天沒有社區傳播的病例,中間一度病例數為 0,在紐西蘭,這場影響全世界的 COVID-19 疫情,似乎從來沒有發生過。

然而這背後,是今年三月至六月間,長達 75 天的警戒。在這期間,每一個住在這裡的人,生活上都面臨著極大的限制。不能外出,不能拜訪家人、朋友,大部分公眾場所被關閉,隨之而來的經濟衰退使得成千上萬人失業。反觀全世界,大多數國家也都經歷者相同的過程,很多國家直到今天都還沒解除封鎖[2]。之所以紐西蘭可以率先消滅 COVID-19,主要歸功於政府的即時響應。當政府在 3 月 23 日宣布封鎖時,紐西蘭境內尚只有 102 個病例。

世界上能與紐西蘭的表現所媲美的國家,或許就只有台灣了。自從 1 月 21 日出現首個病例以來,台灣人的生活並沒有受到重大的影響。百貨公司、電影院、餐廳都能正常經營,學校可以正常上課,各類活動也能正常舉辦。這一切都是因為台灣政府及早關閉邊境,使得台灣只有 480 個病例。然而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還是寧可住在紐西蘭。因為台灣至今搭乘大眾運輸,進出公眾場所前仍然需要測量體溫,外出時仍然需要戴口罩,而這些措施在紐西蘭都不存在[3]

歷經兩個月的正常生活,媒體早已對疫情相關的新聞失去興趣,大眾也不再關注疫情相關的動態。然而這場連續 102 天的神話,在 8 月 11 日被打破了。這一天,四名住在奧克蘭,沒有出國史,也沒有接觸高風險人群的患者被檢測出 COVID-19。當天晚上政府宣佈全國將重新進入 Level 2 警戒,其中奧克蘭將會進入 Level 3 警戒,為期至少三天。這意味著奧克蘭的公眾場所將會再次被關閉。

很多國家都像紐西蘭一樣,選擇限制民眾外出來減緩 COVID-19 的傳播,然而我一直對這類防疫措施非常反感。當武漢宣布封城時,我完全沒有意料這種史無前例的做法會被西方國家模仿。遷徙自由作為基礎人權之一,被寫入眾多國際人權文書之中。例如,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寫道[4]

Article 9(1) 人人有權享有身體自由及人身安全。任何人不得無理予以逮捕或拘禁。非依法定理由及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之自由。
Article 12(1) 在一國領土內合法居留之人,在該國領土內有遷徙往來之自由及擇居之自由。

雖然公約規定各國在特殊情況下,可以暫時減免這些義務,但是對減免的方式有嚴格的限制:

Article 4(1) 如經當局正式宣布緊急狀態危及國本,本盟約締約國得在此種危急情勢絕對必要之限度內,採取措施,減免履行其依本盟約所負之義務,但此種措施不得牴觸其依國際法所負之其他義務,亦不得引起純粹以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或社會階段為根據之歧視。
Article 4(3) 本盟約締約國行使其減免履行義務之權利者,應立即將其減免履行之條款,及減免履行之理由,經由聯合國秘書長轉知本盟約其他締約國。其終止減免履行之日期,亦應另行移文秘書長轉知。

到目前為止,只有包括亞美尼亞智利哥倫比亞厄瓜多愛沙尼亞祕魯等少數國家正式提出減免履行 ICCPR 的部分條款,其中多數沒有依照要求聲明減免的理由,和終止減免的日期。

在武漢封城之前,這類大規模的封鎖是史無前例的。除了潛在的人權問題,這種防疫手段的有效性也備受爭議。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的研究表明,西歐國家嚴格的防疫措施,並沒有顯著減緩 COVID-19 傳播的速度[5]。牛津大學公布的防疫措施嚴格程度,與各國的死亡率之間也不存在直接的關係[6]。這意味著封鎖也許並不能起到防疫的作用。

As of June 1, 2020

然而這類措施對經濟的影響卻是顯而易見的。2020 年第二季度,歐元區 GDP 同比下降 11.9%,創下歷史新高[7]。媒體普遍將經濟衰退歸咎於 COVID-19,然而事實上這是各國政府的防疫措施,而不是病毒本身造成的。疫情對公眾的心理健康所造成的影響也非常明顯。在英國,56% 的成年人因為疫情而感到焦慮[8]。如果公眾可以自由地消遣,拜訪家人,外出用餐⋯⋯很有可能就不會造成如此大的影響。也就是說,各國的封鎖令所造成的的危害也許遠遠大於他們所帶來的好處。

在這場全球大流行中,我最認同的國家是瑞典。在各國爭相使用封鎖令作為防疫手段的當下,瑞典是一個顯著的例外。雖然廣受批評,瑞典政府仍然堅持不實施社交限制。即使是疫情最嚴重的四月,瑞典還是沒有出門禁令,餐廳可以對外開放,公眾也不需要戴口罩。雖然死亡率一度成為世界第一,但是如今疫情還是逐漸緩和[9],且過去幾個月公眾的生活也沒有受到顯著的影響。這意味著維持商業正常運作的同時抗擊疫情,並非是不可能的。

總之,在我看來,COVID-19 疫情的嚴重程度普遍地被誇大了。3.4%的死亡率[10]雖然高於其他傳染病,但是並沒有大到值得世界為此停擺。對於40歲以下的族群來說,風險更是微不足道[11]。更何況 99% 的患者都只有經歷輕微的症狀[12]。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健康負責。也許政府可以建議公眾戴口罩,減少外出,避免接觸,然而當政府使用公權力來強制執行這些手段時,就是對人權的侵犯了。全世界只有瑞典政府堅持了遷徙自由的底線,著實讓我感到非常遺憾。外出限制的有效性還有待商榷,所帶來的危害卻要後代去彌補。這場疫情在可預見的未來都不會結束。難道接下來的幾年,人類都要在封鎖中度過嗎?


1.新西兰新冠疫情警报级别简介. 2020-05-25
2.Coronavirus Government Response Tracker. 2020-08-06
3.防疫專區. 2020-08-10
4.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1966-12-16
5.Meunier, T. A. Full lockdown policies in Western Europe countries have no evident impacts on the COVID-19 epidemic. https://doi.org/10.1101/2020.04.24.20078717
6.COVID-19: Government Response Stringency Index. 2020-06-01
7.Eurozone GDP drops 12.1% in record pandemic plunge. 2020-07-31
8.Emerging evidence on COVID-19’s impact on mental health and health inequalities. 2020-06-18
9.Daily new confirmed COVID-19 cases. 2020-08-12
10.Coronavirus (COVID-19) Mortality Rate. 2020-05-14
11.Mortality Risk of COVID-19. 2020-08-12
12.COVID-19 Coronavirus Pandemic. 2020-08-12